傢俱紫檀

關於部落格
傢俱紫檀
  • 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劉漢劉維二審維持死刑判決

   大洋新聞 時間: 2014-08-08來源: 信息時報劉漢(左)、劉維在昨日庭審現場。   該組織規模之大、影響之廣、危害之深、後果之嚴重,均屬罕見。”   專家就劉漢、劉維黑社會性質組織分析指出,黑社會性質組織在初期,主要依靠暴力犯罪獲取經濟利益;之後,逐漸會建立自己的經濟實體,形成比較嚴密的組織層級,對一個地區的某些行業形成非法控制,對當地群眾形成心理震懾;再往後,會運用金錢逐漸向政府權力進行滲透,一步步發展壯大。   據新華社電 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昨日上午對劉漢、劉維等五上訴案依法公開宣判,維持一審對劉漢、劉維的死刑判決。此判決為終審判決。死刑判決將報請最高人民法院覆核。同時,二審法院依法維持了一審對唐先兵、張東華、田先偉的死刑判決。   劉漢、劉維等特大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於5月23日一審宣判。劉漢、劉維被咸寧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死刑。   劉漢等上訴被駁回   7日上午9時,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分別在咸寧市中級人民法院、咸寧市咸安區人民法院、赤壁市人民法院、嘉魚縣人民法院同時公開宣判劉漢、劉維等五上訴案。   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上訴人劉漢、劉維伙同他人網羅上訴人唐先兵等,形成較穩定的犯罪組織。該犯罪組織依法應認定為黑社會性質組織。一審判決認定的上訴人劉漢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殺人罪,故意傷害罪等13項罪名;上訴人劉維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殺人罪,故意傷害罪等12項罪名,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及適用法律準確,審判程序合法,量刑適當,其上訴理由不能成立,予以駁回,維持原判。唐先兵、田先偉、張東華等14名上訴人上訴理由不能成立,分別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個別罪名及量刑改判   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有關負責人介紹,針對上訴人的上訴理由,二審本著實事求是、客觀公正、嚴格依法的原則,並根據二審庭審查明的事實,對劉漢等人的部分次要犯罪事實、個別罪名及其量刑進行依法改判。   上訴人劉漢為償還境外賭債的兌換外幣行為,因不具有盈利目的,不屬於經營行為,不構成非法經營罪;劉漢騙取貸款、票據承兌、金融票證罪由有期徒刑6年、並處罰金5000萬元改為有期徒刑4年、並處罰金1000萬元。上訴單位漢龍集團已經歸還和有足額擔保的貸款從犯罪數額中予以核減,原審量刑偏重,予以改判,對漢龍集團所犯騙取貸款、票據承兌、金融票證罪罰金由3億元改為1億元。對上訴人劉小平、曠曉燕的部分犯罪事實、個別罪名及其量刑進行依法改判。鑒於上訴人繆軍、李波認罪、悔罪態度較好,二審法院採納檢察機關的適當從輕量刑建議,分別決定將有期徒刑20年改為19年、15年改為13年。   庭辯現場 針鋒相對   劉漢、劉維等上訴案的二審庭審,重點圍繞上訴人關於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以及王永成被殺案、陳富偉等3人被殺案等個案罪行的上訴觀點、事實證據進行審理。   殺王永成不知情,還寫舉報信   手下證實“做掉”說法   民警律師稱無舉報行為   “我對殺王永成‘事前不知、事中不知、事後也不知’。”劉漢對一審判決不服提出上訴,辯稱自己曾寫過舉報信,舉報殺害王永成案的犯罪嫌疑人孫華君、繆軍在綿陽小島的暴力犯罪事實。1999年2月,劉漢的競爭對手王永成揚言要炸漢龍集團、漢龍集團的保齡球館和孫某某的車(簡稱“三炸”)。劉漢得知消息,指使手下將王永成殺死。一審法院認為,劉漢授意、指使他人殺害王永成事實清楚、證據確鑿。   誰將“三炸”的情況告知劉漢?劉漢是否舉報過孫、繆二人?公安民警那某和律師陳某就是重要證人。那某當庭證實,在瞭解到“有人要炸漢龍集團”後,自己曾向時任漢龍集團高管的另案犯罪嫌疑人孫某某瞭解情況,當時和事後都沒有收到劉漢對孫華君、繆軍暴力犯罪的舉報。   孫某某的證言也證實,他將王永成欲“三炸”一事向劉漢彙報後,劉漢讓他“找幾個人把王永成做掉”。   劉漢稱,舉報信是他要求律師陳某寫的,而隨後出庭的證人律師陳某當庭表示,在他的記憶中,劉漢從未讓他寫舉報信舉報孫華君和繆軍,“我還跟我律師事務所其餘的同事都核實過,他們也不記得為劉漢寫過任何舉報信。”   劉漢辯稱,鄭某某、楊某某等人瞭解他舉報孫華君、繆軍的情況,檢察員當庭出示了這兩位證人的書證,均證實未聽說劉漢舉報孫華君、繆軍等人違法犯罪事實。   檢察員在法庭上出示的書證還顯示,四川省公安廳信訪處核查證實,沒有發現以劉漢、漢龍集團的名義或匿名舉報孫華君、繆軍違法犯罪事實的舉報材料。綿陽市公安局亦出具情況說明稱,綿陽市信訪辦、110指揮中心均未收到過劉漢所提的舉報材料。   提供經費發工資,是不是以商養黑   違法犯罪不是公司經營行為   上訴人劉漢辯稱,其旗下的漢龍集團及關聯公司是合法經營,並非打打殺殺,提供福利是公司的正常經營管理,不是以商養黑。   檢察員認為,漢龍集團發放工資、提供福利是公司的一種管理經營行為,但上訴人繆軍、唐先兵、肖永紅、李波、車大勇及原審被告人劉崗等人在組織領導者的指示下,實施了一系列違法犯罪行為。這種行為不能被看作是公司的經營行為,而是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實施的違法犯罪行為。   “我們不禁要問,有哪個正常的企業會一而再、再而三地為員工的違法犯罪行為進行買單和包庇?又有哪個正常的企業在員工非病非災、長期不上班的情況下繼續向其發放工資,甚至給予額外獎勵?漢龍集團數萬員工中又有多少人能夠在負案長期外逃缺勤時不但沒有受到紀律處分,反而在照常發放工資的同時給予福利?”檢察員當庭發問。   協助抓劉維是立功,可獲減刑   是劉漢對自己窩藏犯罪行為的交待   上訴人劉漢認為,其向公安機關提供劉維藏匿地點,協助抓獲劉維,具有重大立功的法定減輕情節,一審判處“死刑”量刑過重。   檢察員當庭指出,該上訴理由不能成立。首先,劉漢歸案後向公安機關提供劉維的藏匿信息,是對自己窩藏犯罪行為的交待,不能被視為立功,只能視為坦白;其次,劉漢所犯罪行極其嚴重,無法定從輕、減輕處罰情節,且在歸案後,拒不供述主要罪行,推卸責任,認罪態度極為惡劣,毫無悔改之意。     (原標題:劉漢劉維二審維持死刑判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